熊市之下我们应该回过头来思考一下代币价值

熊市之下我们应该回过头来思考一下代币价值

熊市很惨烈,比特币下跌83.7%,以太币下跌94.3%,eos下跌93.2%,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深入思考问题根源,

      从感性方面看,可以归于大家对区块链和ICO的狂热、盲目崇拜;

虚拟币的未来趋势:从负和游戏到正和游戏  比特天空网  03.28 16:21阅读 45745

一 虚拟币的历史:从负和到更大的负和比特币的发行机制,是通过挖矿消耗电能来获得比特币。因而,这是一个负和游戏,即,系统会不断消耗资金量。初期,挖矿使用CPU,电能正常使用,只是消耗少量电能。后来,出现了专门的矿机,购置矿机的资金量大于电能消耗,负和扩大。(后来,这个消耗随着比特币产量的两次减半,出现了缩减。)与矿机出现的同时,山寨币开始崛起。以莱特币为代表的山寨币,不但分散比特币的市值,也带来了更大的挖矿消耗。由于山寨币可以预挖、坐庄炒作,庄家从市场吸走了很多资金。这是负和的第二轮扩大。随着以太坊智能合约平台的出现,虚拟币的发行在技术上变得极其简单,ICO狂潮来临,代币的发行方简单粗暴的从市场抽血,短时间内走向人生巅峰。虚拟币市场的负和游戏达到了极致。有充足理由认为,截至今年1月的这一轮ICO狂潮,已经达到了可能的疯狂极点,未来无法实现更大的疯狂。或者说,如果币圈按照这个方式玩下去,无论未来进入多少资金量,都不足以填满ICO的无底洞,币圈将再无牛市。市场是聪明的,当一个机制难以为继时,会自动的转到更好的机制。即,市场会彻底的唾弃ICO,转向消耗更小的玩法。

      从理性方面看,项目代币价值到底如何评估没有标准;之前大家把代币当做钱,极易产生泡沫。

 

虚拟币的未来趋势:从负和游戏到正和游戏  比特天空网  03.28 16:21阅读 45745

三 牛市趋势:回购

ICO是正智对反智收的智商税。股票市场IPO,是千挑万选,还有推荐人承销商,出让的是公司决策权和分红权,融资额也无非几个亿;而币圈ICO,名不见经传没有任何信用基础的几个人,随便写一个白皮书,就可以拿走几亿的资金,给出的是无锚虚拟币。如此空手套白狼,竟然有大量的人趋之若鹜,无非是指望币上市后能够暴涨。那么,既然谁都可以参加ICO,谁会更加傻帽地去高价接盘呢?必然是反智者。自由市场经济是智商的博弈,大部分资金一定掌握在高智商的人手里。本轮牛市,虚拟币的市值竟然达到了万亿美元之巨,可以认为,反智的资金该进来的基本都进来了,智商税征收完毕。那么,接下来,ICO将普遍破发。大幕终将落下。

        那么,如何评估btc、eth、eos等代币的价值呢?这个应该是虚拟货币和区块链投资者今后很长时间需要认真思考的首要问题。

John Pfeffer,在2017年12月发表了《An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Take on Cryptoassets》December 24, 2017 • version 61    一位机构投资者的加密资产观   注:本文的更早期版本从2017年6月开始起草

John 的分析发人深省,

这篇文章,应该成为投资加密货币的基础教材。

https://link.medium.com/P6V5GNouBS

https://mp.weixin.qq.com/s/FZD86_2Y8F68VQAtZcvmjQ (译文)

Medium • @jlppfeffer • LinkedIn

作者John Pfeffer是一位企业家和投资者。本世纪初,他是伦敦私募股权公司KohlbergKravis Roberts的合伙人。上世纪90年代,他是法国领先的IT公司Groupe Allium SA的董事长。在此之前,他在欧洲和拉丁美洲为麦肯锡工作。

结论

由于协议开源的特点、分叉的能力,挖矿的竞争以及比较成本对协议普及的重要性,功能型协议的通证的价值在达到平衡的时候不会脱离M=PQ/V的估值公式,在这里PQ是用于维持区块链的算力资源的总成本。由于V(速度)的值很可能非常高,这个价值很可能会相对地低,并且会随着处理能力、存储和带宽所需成本的降低以及可扩展性增强的创新而减少。

公有区块链技术是一个创造大量的用户盈余的极其强大的引擎,但是这些盈余将会流向用户而不是通证持有者或者矿工。投资功能型通证最终无异于投资于拥有一些用于经营大型的、商品化的、完全竞争的SaaS业务的货币,而SaaS业务本身不能获得可持续的经济租金。这里可能会有一些价值,但是很可能并不多。所以有可能,未来某个功能型协议发展蒸蒸日上,但是网络达到均衡的时候价值非常低,甚至低于当前的市值,就像以太坊那样。事实上这样也是非常合理的。

虽然功能型协议的应用范围可能会变的非常大(需要注意的是,相比于中心化的机制,去信任、抗审查的分布式共识机制运营费用更高,也因此从经济相关的角度来说,只在一部分的潜在应用场景中是可行的),但是潜在的非常高的周转率表明,(这些协议)在未来达到均衡时的价值可能在总计数百、数千亿美元的规模。毫无疑问这个数值很可观,但相比于当前所有山寨币加起来2500亿的网络价值,可能并不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个能够吸引他们的投资回报率。

在将加密资产衡量为金钱的背景下,以及在一个价值可以在协议之间几乎没有阻碍地转移的世界中,一个加密资产可以作为货币储值而不用被作为最有效的支付手段,或者作为一个好的支付手段而没有价值储存的功能。因此我们可以单独从价值存储的功能来看加密资产的潜在价值,而将支付功能分离开来。用于价值存储功能的资产将可能会比作为支付手段的资产在价值上大一到两个数量级。

支付手段可能是分散的,并且交易量会分摊在一系列主权数字货币、链下支付系统、中心化支付系统以及数个无主权的加密货币中,每一种方式都会有他们自己的、在某些特殊支付场景下的优势和劣势。由于支付功能类似于功能型协议,因此将会以M=PQ/V的公式进行估值,这意味着任何一种作为支付手段的加密货币的支付价值是相对较低的。

相反,一个成功用于价值存储的协议的潜在价值将会用金条和外汇储备的总价值进行衡量,这意味着它潜在的价值将会在4.7-14.6万亿美元的范围。如果比特币的确成为了价值储备的(加密资产),它的单价将会达到260000-800000美元,也就是它当前的价格20-60倍。如果比特币有5%的成功的可能性,那么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说这会是一个合理的并且有吸引力的投资方式,然后再考虑其他由于支付和账户效用单位的上涨。投资于其他基于使用场景而不是价值存储的加密资产就显得不是那么有吸引力。

让我们弄清楚。这些币都是可能因为多种原因归零的。对于一项具有高失败风险、但潜在结果的分布高度正向的投资而言,做到“正确”需要弄对先验概率(随着新信息的出现而调整)并且把握合适的价位。假设你认为比特币网络预期价值是正向的(即使是轻微的),那么价位就不是零。当然也它不是100%的资产。对于那些纠结是否投资的人来说,合乎逻辑的做法是越过这一点并区专注于找到正确价位。如果你更持怀疑态度,那么投资少一点。如果你有信心,投资多一些。但是即使是最怀疑的人,也应该有建设性地问问自己,为什么不投资1 美元?好的,理性上来说你可能会。那么2美元怎么样?这样一遍遍重复直到你找到自己的贝叶斯最优头寸。考虑到巨大的亏损风险,在很多情况下正确的答案是长期地购买并持有,配置较低的个位数比例的资产。

作者:hbliuwb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586ba31cab40
來源:简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