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 Facebook《Libra》的威胁:中国人民银行(PBoC)加速央行数字货币开发

迎接 Facebook《Libra》的威胁:中国人民银行(PBoC)加速央行数字货币开发

中国人民银行(PBoC)的官员表示,由于 Facebook 的的天秤币(Libra)可能对中国的跨境支付系统、货币政策,乃至金融主权层面上构成强烈的威胁,甚至严重到颠覆整个传统法币体系,因此迫使中国央行可能会加速开发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进程。

 

国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画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于周一 7 月 8 日在北京召开,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在会议上针对《Libra》与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发展可能发表了见解。同时也透露,国务院已经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中国央行正在组织市场机构从事相关工作。

在演说中,他提出疑问,假使 Libra 被广泛地用于跨境支付系统,是否能如法定货币一样具有效力,且对货币政策、金融稳定性与国际货币体系产生巨大的影响?

《Libra》冲击

王信要大家思考,以 Libra 为代表的稳定币或数字货币,最终会不会造成法定数字货币和少数稳定币并存的格局?

民众应该要了解到,虽然就市场需求而言,支付系统或货币当然是越少越好,但货币的背后牵涉到的问题是利益、权利、政治、外交等各种因素,这都是需要去思考到的关键。

在现存体系还是主权国家并立的格局下,再加上近年来全球化的进度已呈现停滞状态,甚至出现内部、封闭的政策,各国能否在货币这个涉及到国家主权的重要领域上敞开胸怀,迎接超越主权的「世界货币」,要打上一个很大的问号。

王信说道:

「大家知道货币的背后是利益、是权利、是政治、是国际政治、是外交,所以如果说一种支付工具,甚至它在相当程度上还发挥货币职能的话,必然会冲击法定货币,从而会对一个国际的货币的调控、金融的调控,甚至各方面都会带来直接的影响。」

就中国立场而言,他们需要确切地知道 Libra 将会在金融体系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与一篮子法定货币挂勾」的组成结构,以及与美元之间发挥的效力作用到什么程度。

他表示,如果 Libra 与美元密切相关,可能意味着未来各国法定货币将围绕着「以美元为中心的数字货币」进行金融作业。

「最后很可能大家认为它都只是一个老板,那就是美元和美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将会带来一系列不单只是经济金融的问题,甚至是国际政治、政治经济学一系列复杂的状况。」

原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坦言,《Libra》计划能否成功虽还不能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概念绝对不会消失

央行支付部门的副主任穆长春也声明,由于数字货币可以作用于贷款上的特性,将可能破坏货币政策,并在经济体系中引发外汇风险;此外,Facebook 尚未明确承诺反洗钱(AML)、反恐怖融资的责任,以及如何保护其用户的隐私。

因此,中国央行现在的态度仍是必须将 Libra 纳入央行的监管框架,以防止出现垄断。

延伸阅读>>全球高度关注:Facebook 的 Libra Coin 如何影响未来三十年金融体系?

央行数字货币(CBDC)

黄益平指出,相较于美国对数字货币严厉的监管态度,中国在促进数字金融的包容性上做得很好。

虽然中国目前仍全面禁止包括比特币在内的任何数字货币的上市或交易,因官方将数字货币视为金融风险的来源。但黄益平表示,现在来看这样的措施是对的,不过未来应尽可能在控制风险的因素下拥抱新的技术。

以中国央行来说,他们一直希望能建立一种具有「主权」意义的数字货币,并将其置于央行的控制之下,这将有助于优化 CBDC 的支付功能,并提高其地位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关键在于, CBDC 是否为一种计息资产?

王信指出,假如采计息,将可以满足民众对于安全资产的储备需求,也可成为银行存款利率的下限;此外,央行亦可以轻松地透过利息率的调整,来实施央行的货币政策。

延伸阅读>>日本央行副行长:必须警惕 Facebook 的 Libra;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代表将会「放弃现金」

「至少有一点,在现在欧美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存在零利率下限的情况下,如果把利率弄得很低,甚至是负的,可能会向现金出现转移,在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情况下现金已经越来越少,这种转移就很难成为现实。」

「甚至,如果你给他央行的数字货币付息,显然对央行的政策意图的实现是大有好处。也有一些国际学者在极力鼓吹,提出了这方面的政策建议。」

王信如此表示,暗示著央行数字货币若要推动,并有着执行货币政策的能力,势必需要降低现金的采用。

中国自从大力推动第三方支付、行动支付等服务后,该国的现金使用率已经大幅下降,与先前日本央行副行长针对 CBDC 的发言相较,中国政府对于「放弃现金」的发展方向更为开放。

早在 2014 年,中国央行就已经在研究数字货币以因应当时来自比特币(BTC)的挑战,也是全球最早开启 CBDC 研究的主要央行之一;浪潮过后,该国也持续进一步的深入开发,并于 2017 年成立了相关研究机构。

王信表示:「尽管我们起步较早,但能不能巩固领先地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据王信声称,中国人民银行在获得国务院批准后,一直在与市场机构合作推动 CBDC 的研发,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高层进行过讨论。

他表示,央行目前将 CBDC 定义为「M0」,将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法定货币的替代品。

不过,目前并没有公布任何进展情况。

「我们也感觉到压力非常大,所以也非常迫切地希望和业界、学术界、金融界,还有互联网企业等等一块来合作,参与相关的研究。」

📍相关报导📍

中国央行透露出信息:尝试透过区块链发行数位货币(CDBC)

发生什么事?为什么各国央行都在关注脸书币《Libra》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