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创办人赵长鹏对 VC 巨头红杉资本提告:「妨碍我进行币安的后续融资、且损害我的个人名誉」

币安创办人赵长鹏对 VC 巨头红杉资本提告:「妨碍我进行币安的后续融资、且损害我的个人名誉」

全球目前公认最大的交易所币安的创办人赵长鹏,将再次与红杉资本对簿公堂。由于赵认为先前红杉资本对其单方面的向法院申请禁制令,是对他名声的毁损以及阻碍他的募资计画。

 

据动区先前报导,红杉资本曾以破坏排他性条款,对被众人称之为「CZ」 的币安执行长赵长鹏(Changpeng Zhao)于香港提出诉讼。

而据外媒 Coindesk 取得的法院文件,已经透过律师向法庭提出申请,将向红杉资本求偿(赵仍未提出金额)并要求「立即对其损害赔偿进行评估」。

该申请要求法庭进行调查,以确定红杉资本在 2017 年 12 月 27 日获得的禁制令是否损害赵的权利,并使赵在 2018 年 3 月 1 日之前无法从其他投资者那里募得资金。

赵长鹏在该法院文件中称,

「禁制令对我造成了损失,我应有权获得红杉资本的合理赔偿。特别是,我因此而 i)无法完成接下来轮次的融资,错失了提高公司估值的机会;  ii)损害我的名誉。」

红杉资本禁制令事发经过

币安交易所在 2017 年 8 月成立,当时开始与红杉资本洽谈投资事宜。红杉资本作为国际大型风投机构,而作为该机构的中国分支,也一手推升了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超过三百多家大型企业、知名新创。

然而,红杉资本在与币安的 A 轮融资中,在双方的「投资条款(term-sheet)」签订了「排他性条款(exclusive clause)」,然而红杉资本因为当时似乎觉察到币安同时也在同时寻求与其他投资者,包含 IDG Capital 在内的投资洽谈事宜,因此向法院申请「单方面的禁制令」。

红杉资本在未通知赵的情况下单方面获得 2017 年 12 月的禁制令,随后在 2018 年 1 月作为申请人提出仲裁通知。

三个月后,在 4 月 11 日的听证会之后,一名高等法院法官在 4 月 24 日判决中裁定红杉「在没有通知赵某的情况下单方面申请禁制令是滥用程序」,由于红杉资本没有提出任何解释或证据表明「并没有让双方都参与其中」的原因。

「我同意在没有通知被告(赵)的情况下使用单方面程序是滥用程序,」当时法官表示道。

随后,香港高等法院驳回红杉资本的禁令申请,并由红杉资本支付赵长鹏法律诉讼费用。

而根据 2018 年 12 月 12 日法庭做出的最终决定,全面驳回了红杉资本的所有证词。根据调查结果:「赵与 IDG Capital 的融资讨论实际上是针对 B 轮融资的」,赵先生并无违反了条款中的「排他性条约」。

而在法院最终判决出炉判决红杉资本方败诉后,赵则再次对法院提起了「妨害名誉、并对破坏其融资机会」进行求偿的诉讼,不过目前仍未有提出具体的求偿金额。

(图片摄于 AsiaBlockchainSummit 2018 by Blocktempo)

📍相关报导📍

币安币 BNB 再度创下历史新高:「32.8 美元」,这可能与新的 IEO 有关

币安(Binance)创办人赵长鹏:币安将开启「保证金交易(Margin Trading)」,系统基本上已经完成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