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多数「Crypto Fund」都跑不赢比特币的时候,一股新趋势正逐渐涌现

当多数「Crypto Fund」都跑不赢比特币的时候,一股新趋势正逐渐涌现

近年来一直不乏有来自新创业者成立的数字货币基金、对冲基金,或是有如同像 Facebook 、Twitter 的投资方 A16Z传统机构所成立的基金,都被我们广泛称之为「Crypto Fund」。然而,在这样高风险、波动的环境下,要经理一档「Crypto Fund」着实不容易……。

 

2018 年的熊市引发了许多加密基金的关闭,普华永道和埃尔伍德资产管理公司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现有的活跃基金「实际上远少于我们所认知中的数量」。

该报告中指出,截至 2019 年第一季度,所有加密对冲基金所管理资产额(AUM)总平均为 2190 万美元。仅有不到 10% 的管理资产超过 5000 万美元,其中超过 60% 的基金只有不到 1000 万美元的管理资产额。

虽然在熊市中,截至 2018 年 1 月,这些加密对冲基金的中位数的 AUM 增长了三倍,从 120 万美元增长到 2019 年第一季度末达到 430 万美元,然而鉴于管理费中位数为 2%,中间基金规模为 400 万美元,运营可持续性很难:他们仅有 80,000 美元的经常性收入,实际上并不足以支付工资和其他管理费用,特别是考虑到数字货币产业合规要求,成本增加的可能性。

换句话说,大部分的「Crypto Fund」,都负担不起一间基金公司所需的经营成本。

除了不受管束的市场以及难以捉摸的估值,增加了管理基金的难度,随着也有越来越多的竞争和费用压力涌现。目前这些基金的表现一直「十分低迷」:Vision Hill 的 Q1 报告显示,平均而言,「今年迄今为止活跃基金的表现是落后于比特币」的情形。

因此报告中也提到,一些基金正在采取的各类型的策略,以增加经常性收入,如造市或担任咨询顾问。

目前根据采取不同策略的对冲基金有不同的绩效,量化基金(quantitative funds)的中位数在 2018 年的绩效表现为 8%,但基本面基金(fundamental funds)与专户管理基金(discretionary funds)的表现较为负面,绩效分别为「 -53% 和 -63% 」。

基金开始提供借贷服务

然而,普华永道和埃尔伍德的报告中,实际上忽略了一个潜在的重要收入来源:数字货币贷款。基金可以借由借出他们持有的资产资金,赚取额外收入。

有鉴于对 Crypto 贷款服务的需求不断增长,这种潜在的收入来源足以为一些基金提供更大的生存机会,也能为数字货币领域带来流动性和多样性。

根据普华永道/埃尔伍德统计指出,加密基金的管理费中位数为 2%。这与传统对冲基金的多数的管理费很接近。但目前也有迹象表明多数因为同业削价竞争的情形下,管理费用的平均值是 1.72%,这意味着许多机构收费明显下降。事实上,在传统基金也有这样的趋势。

在共同基金和指数基金中,这样的情形更加严重,甚至开始有基金的管理费收费为零或甚至是提供「负收费」。去年,投资管理巨头富达提供了一档无需管理费的共同基金。而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核准了资产管理公司 Salt Financial 申请成立的一项基金,该基金承诺将收取负费用(negative fees)。

与此同时,对于加密贷款的需求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因为资金流入贷款新创公司以及机构的需求整在显现。虽然没有关于加密基金出借资产的具体数据,但有迹象表明这种做法正在蔓延。

在先前的熊市中,不少知名的中国的加密投资公司已透过贷款以获得稳定的收入来源,包括 Bixin Capital、FBG Capital 和赵东的 DGroup。虽然这些中国基金作为贷方中的大多数都没有直接经手人民币,他们多数从散户投资者、交易平台和加密货币矿工那里提供贷款需求。

这些公司目前每家都持有,来自过去五个月中,价值约略 1500 万美元的未偿还贷款。

趋势永远是一把双面刃

但是,基金进行借贷的发展趋势,也可能给整个市场增加一些隐患及风险。

就正面影响的角度来看,加密资产贷款的发展可以提高流动效率,并且帮助市场增量,且更多的交易量能提供更清楚的「价格发现(price discovery)」。

在资产借贷的推动下,能在进行卖空的交易需求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将在一定程度上增强流动性并有助于培养一批买方,所有卖空最终都必须解除。这为数字资产价格提供了一个「软性的支撑」。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如此带来的流动性,并不一定是真正意义上「流动性」,也可能反过来增加市场操纵风险。

假设某机构管理一档加密基金并投资了一支竞争币(Altcoin)的,并将部分持币出借,在传统金融界大多数「证券贷款」可以随时回收,如果假设在数字货币借款也是如此:无论贷款方如何运用这笔资金,借出方机构便能透过回收借出款,让贷款方另外从市场上买回资产以偿还其债权,进而产生操控市场推升币价的风险存在。

这样的金流也能让基金对其表现进行帐上的「浮报」,进而影响市场估值的膨胀。基金只需要回收借出款,而不需要到市场上售出资产,也无需影响币价下跌。

数字货币市场过去几年来的发展中,许多迹象都表明该市场的易受操控性,这也成了监管方以及传统机构进入市场的一大担忧,数字货币领域借贷市场的未来发展仍须产业各参与方的共同把关。

📍相关报导📍

「史上第一个受监管的以太币证券问世」:知名投资机构 Grayscale 的以太币信托基金获 FINRA 批准

彭博社透露:全球第四大共同基金,富达投资将在「几周内」为数字货币提供交易服务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