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波币(XRP)「实际卖出」数量与官方报告不同,落差达「2 亿颗」,价值近 24 亿台币

瑞波币(XRP)「实际卖出」数量与官方报告不同,落差达「2 亿颗」,价值近 24 亿台币

据 Coin Metrics 的报告指出,区块链上从托管帐户(Erscow)释出的瑞波币(XRP)卖出数量,与官方的报告落差达 2 亿颗 XRP,以当前价值计算,约为 7,670 万美元(约23.6亿台币)。

 

波(Ripple)最初的愿景是针对银行业打造一个「更好的比特币」,这个新的系统有着每秒超过 1000 次的交易速度和更短的区块确认时间(确认交易)。这个系统的代币就是「XRP」。

一般来说,项目在发行的时候都会在白皮书说明代币的发行机制,并且逐步解锁,然而对于瑞波(Ripple)来说,一开始就已经发行 1000 亿颗的 XRP 代币。因此尽管瑞波保证将会管理好发行量,XRP 依然遭到大众质疑代币发放的机制。

瑞波币的释放机制 Escrow 

所以,在 2017 年 5 月的时候,瑞波发出官方声明,推出新功能 Escrow,透过第三方托管的方式逐步释放瑞波币。

Escrow 是一个托管机制,瑞波将 XRP 锁进 Escrow 的智能合约里面,满足一定条件之后才能释放代币。如此一来,就免除了为人诟病的「中心化」代币机制的疑虑。

根据官方声明,瑞波将 550 亿颗的 XRP 分别放进 55 个 Escrow 的托管合约帐户中,每个帐户分别是 10 亿颗 XRP,每个月的头一天解锁一个托管合约帐户,开放让企业购买,而当月未被购买的 XRP,将会放回到新的智能合约。根据瑞波官方声明说道:

我们将使用 Escrow 建立 55 个智能合约帐户,每个合约将分别放入 10 亿颗 XRP。在每个月的第6 号,释放一个智能合约,依序释放编号从 0 到 54 的智能合约。

而我们在每个月最后一天,将会回收未被购买的 XRP,将这些 XRP 放回新的智能合约帐户,排到这些智能合约帐户的最后一个顺位。例如,第一个月最后一天,仍然有 5 亿颗 XRP 未被购买,那这 5 亿颗 XRP 将会至于新的托管帐户,编号 55,排在第 55 个月释放。

透过这样的机制,瑞波在未来的四年半,将可以保证每个月销售的 XRP 数量不会多于 10 亿颗。然而,区块链上却显示出不一样的数据。

与官方说法不符

根据 CoinMetrics 报告指出,至 2017 年 12 月 16 日,有 550 亿颗 XRP 托管在智能合约。而虽然根据瑞波公告,该托管智能合约共为 55 份,每份合约有 10 亿颗 XRP,总量为 550 亿颗。

但实际上,根据链上数据则是,则共有 85 份托管智能合约,分别为:

  1. 25 份智能合约,每个合约中有 10 亿颗 XRP ,从 2018 年 1 月开始释放,到 2020 的 1 月结束。
  2. 60 个智能合约各有 5 亿颗 XRP,从 2020 年 2 月到 2027 年 7 月,每个月释放两个托管的智能合约帐户。

虽然释出的总数量都是 550 亿颗 XRP,但是链上智能合约的数量和官方公告的并不相同。

截至截稿,已经有 17 个托管智能合约释放,共计 170 亿颗 XRP,132 亿颗回收到托管合约帐户,企业购买总量为 38 亿颗 XRP。

瑞波每个季度都会发布市场报告,公布并详细说明他们托管智能合约的数据,包括释放的数量,已经回收到托管智能合约的数量。而 Coin Metrics 将发布的数据以及链上数据对比并整理如下表格。

季度 释放与回收总量(报告) 释放与回收总量(链上)
Q1 2018 30 亿 – 27 亿 = 3 亿 30 亿 – 27 亿 = 3 亿
Q2 2018 30 亿 – 27 亿 = 3 亿 30 亿 – 27 亿 = 3 亿
Q3 2018 30 亿 – 26 亿 = 4 亿 30 亿 – 25 亿 = 5 亿
Q4 2018 30 亿 – 24 亿 = 6 亿 30 亿 – 24 亿 = 6 亿
Q1 2019 30 亿 – 23 亿 = 7 亿 30 亿 – 22 亿 = 8 亿

在两份季度报告, 2018 第三季度和 2019 第一季度,瑞波误报了 XRP 的数量,两次都多报了 1 亿颗 XRP 销售数量。不过这些多出来的 XRP 数量还是回到了智能合约中。

除此之外,瑞波的代币释放模式也跟原来计画有所不同。

XRP 解锁模型和宣称的不一样?

在 2018 年 1 月 6 日,瑞波解锁了编号 0 的托管合约帐户,共 10 亿颗,在月底的时候,将未被购买的 9 亿颗 XRP 放进编号第 55 的智能合约帐户。

Month (index) 回收数量(按照计划) 回收数量(链上数据)
2022 年 8 月,编号 55 9 亿颗 XRP 9 亿颗 XRP(2018 年 1 月)

而在 2018 年 2 月按照计画解锁了编号 1 的托管合约帐户,共 10 亿颗,这个月共销售的了 1 亿颗 XRP。而此次却没有如公告的将 9 亿颗放进编号 56 的智能合约帐户,而是将 9 亿颗分别放进里两个智能合约帐户中,将 1 亿颗 XRP 放进编号 55 的智能合约帐户,而将剩下 8 亿颗放进编号 56 的智能合约帐户。

Month (index) 回收数量(按照计划) 回收数量(链上数据)
2022 年 8 月,编号 55 9 亿颗 XRP 10 亿颗 XRP(2018 年 1 月的 9 亿颗 + 2018 年 2 月的 1 亿颗)
2022 年 9 月,编号 56 9 亿颗 XRP 8 亿颗 XRP(2018 年 2 月)

这种模式从 2018 年 1 月持续到现在。而如果按照瑞波官方示范的代币释出模型,理想状态是,每月释出的 XRP 数量有 50% 的数量被购买,计画的代币释放模式与现行制度的代币释放模式,其总量释放完毕将会相差 21 年,如下图:

– 瑞波宣称的XRP托管释放模型与「实际上的」XRP托管释放模型。图:CoinMetrics、动区加注 

数据异常,是因应未来需求弹性调整?

跟传统货币的供应量相比,大部分的密码货币供应量是经过准确计算的。目前仍然不知道瑞波为什么做这样的变动。

上表的模型为以「每个月卖出 50% 的 XRP」也就是 5 亿颗,但 2018 年的 1 月只卖出 1 亿颗,而 2019 年销售最好的状况,根据链上数据,3 个月也仅卖出 8 亿颗,与原本模型预估销售 15 亿颗,达成率约 45% 。

除此之外,原本预估 55 个月每个月释放 10 亿颗,共 550 亿颗,据链上数据,在原本 55 个月之后就该开始释放 2018 年 1 月未售完的 XRP 数量 9 亿颗。

然后,原本编号 55 的智能合约应该是释出 2018 年 1 月未售完的 9 亿颗,也已经从 2018 年 2 月未售完的 XRP 中补进 1 亿颗。而 2018 年 2  月未售完的 XRP 也已经从 2018 年 3 月份的 XRP 中补充到了 10 亿颗,以此类推。

按照这个速度,实际总供应量释放完的速度(红线)与预估发放完的速度(蓝线)可能快不只 21 年。

之所以有与公告不同的释放速度,可能是因为瑞波预期后期 XRP 的需求量会越来越多,如果供应量不够将会导致 XRP 的价格上涨,此举将会提升银行使用 XRP 系统的费用,一旦价格波动过大,将不利瑞波支付系统的成长。而就算每个月释出 10 亿颗,未卖出的 XRP 还是会回锁近新的智能合约。

如此推估,瑞波在季度报告中宣称卖出较多的 XRP 代币,有可能是因为让代币发放模型较接近红色线,只需要从季度报告的 XRP 卖出数量做调整,就能让蓝线较为接近红线,而不需要改写智能合约。

然而,在此数据释放之前,Coin Metrics 并未取得瑞波的官方回应。

除了上述该系列的托管帐户,瑞波还拥有另外的托管帐户,用来处理 2 亿颗的 XRP。瑞波将 2 亿颗 XRP 分成 40 的托管智能合约,每个智能合约里面有 500 万颗 XRP,自 2018 年的 12 月份开始释出,每个月的 1 号与 15 号分别释放 500 万颗。

📍相关报导📍

【深度观点】为何瑞波能成功,而瑞波币却可能一文不值

Ripple 公司报告:今年第一季销售的瑞波币增长了 31%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