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建得观点:金管会 STO 公听会内容简评(一)

范建得观点:金管会 STO 公听会内容简评(一)

本文作者为范建得教授,为清华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与清华大学区块链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1990年起参与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之筹备,及公平交易法的施行,专精于竞争法与经济法领域;之后,持续在商事法、经济法、智财权法及科技法律领域中从事研究与发表,学术研究则以科技法律为重,多次协助政府部门处理各种新兴科技法律或政策相关议题、产业政策和法律事务的审查工作。

 

针对日前金管会108年4月12日所提出的「证券型代币发行(Security Token Offerings, STO)监理规范」,本文尝试从主管机关的思考脉络初整几项重点,并提出可能衍生的问题,再对问题提出解决方案与未来建议,以下仅分三个部分说明如次:

  • 第一部分、金管会就STO所提出的许多监管规范,显示政府对于鼓励区块链的创新金融应用发展已有初步共识。
  • 第二部分、然则对应STO实际的应用状况来看,此阶段提出的监管架构,仍将面临许多挑战。
  • 第三部分、完善金管会所研提的STO的监管规范架构之相关建议。

第一部分、金管会就STO所提出的许多监管规范,显示政府对于鼓励区块链的创新金融应用发展已有初步共识:

1、 提出STO的初步监管架构:

(一)适用标的

以主管机关提出的STO监管规范观之,已可初步界定主管机关对STO的定性与监管范围。

首先,主管机关认为证券型代币(Security Token, ST)的范围通常具备可分享发行人或特定专案盈余(分润型)或是表彰对债务关系有固定利息的权利(债务型)的特性,其性质类似美国证券法令的投资契约,拟将认定此类证券性质的代币纳入证券交易法规管,属于证交法第6条所称的有价证券。

同时,因为股权型代币涉及公司法,权利义务较为复杂而暂不纳入目前规划,故初步来看,本规范明订适用类型为分润型代币与债务型代币两类。

(二)适用主体及其行为规范

其次,为兼顾投资人保护与产业发展,对发行人的规范上,参考群众募资规定,以新台币三千万募资金额为标准,规定募资金额高于新台币三千万者,应申请进入金融沙盒试验,视试验结果另订规范,对于募资金额新台币三千万(含)以下者则视为小额募集,豁免其申报义务,以简化新创业者在传统程序募资的繁琐程序,并提高募资可行性;同时,针对小额募资部分,为了保障投资者,将募资对象限于专业投资人,并且在专业投资人是自然人的情况下,对于认购、持有余额设限10万元以内;发行人的STO计画应以单一平台供投资人认购,并应由平台业者确认发行人的应备条件(依照柜买中心订管理规范说明应备文件与资讯揭露等事项)。

考量现行上市柜及兴柜公司募资管道已属畅通,本规范主要为提供新创企业募资管道、并协助发展,故限制STO的发行主体为非上市柜、兴柜之股份有限公司,亦即上市柜、兴柜的股份有限公司无法以STO作为募资手段。

(三) 平台业者的监管

平台业者的规范上,对于发行的平台业者,要求应取得证券自营商执照,并申请「自营-仅从事自行买卖证券型代币业务」的营业项目,或是由现行证券商发行,需增申请「自营-自行买卖证券型代币业务」的营业项目。其次,平台业者需符合实收资本额1亿与营业保证金1千万的资格。意即,未来业者如欲发行代币,可以透过几种方式:

  1. 自行取得自营商执照
  2. 委托有自营商执照的平台业者销售;或是,委托有增加营业项目的证券商进行销售。

对于取得买卖资格的平台业者,则限制交易方式需以议价为之,并有每日交易量与投资人投资额的限制,兼顾STO交易功能与风险控管的需求

由此可知,主管机关对于透过对于监管客体、主体与平台的初步规范架构,已将STO定性、发行人、经营的平台业者、投资人资格与交易流程予以纳入,此有有助于我国新创业者欲以STO作为募资管道的依循、并对于创新金融应用的发展持有正面态度。

 

其他章节:

  • 第二部分、然则对应STO实际的应用状况来看,此阶段提出的监管架构,仍将面临许多挑战。
  • 第三部分、完善金管会所研提的STO的监管规范架构之相关建议。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